至摄影师黑明新作《公民记忆》12月18日首发

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21-09-22

摄影师黑明新作《公民记忆》12月18日首发

黑明新作《公民记忆》。

黑明新作《公民记忆》

2010年12月18日下午2时30分,著名虽然电加热塑料造粒机在全国得到了广泛的推行摄影家黑明将与北晚新视觉网在王府井新华书店6层多功能厅联合举行《公民记忆》首发式和签售活动,同时举行影展。

关于《公民记忆》的自述·黑明

2004年春节,忽然想起整理尘封多年的记念照,看到我在天安门前不同时期的几张留影之际,顿时发现自己苍老了许多。中学时期生气蓬勃,大学时期风华正茂,210多年时光荏苒,深感自己不再年轻。此刻,岁月的痕迹瞬间开启我的灵感,让我萌发了寻觅100张天安门前老照片的想法,决定约请照片中的主人公重返天安门,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对他们进行1次大范围的影象对照。

2004~2009年之间,在很多朋友的帮助下,我前后找到近千张老照片。根据照片显示的春、夏、秋、冬,力求在一样的季节、一样的位置、一样的时间、一样的光影效果下,用不同时期、不同色采、不同面孔,展现他们不同的人生故事。5年寻觅,5年拍摄,前后有300多人带着当年的回想和收藏已久的老照片,从北京、天津、上海、河北、山西、辽宁、江西、山东、河南、湖北、广东、4川、陕西、新疆等地赶到天安门广场,他们不辞劳苦,不谋报酬,愉快地走进了我的作品。令我最为感动的不但是影象本身的视觉冲击力和感染力,更多的还是每位主人公的大力支持和热忱配合。

几10年过去了,主人公们有了很大变化,有些人乃至已近垂暮之年。他们的变化不但是容颜的改变,更重要的是思想观念的深入转变,包括对人生、对社会、对全部世界的认识和理解都产生了巨大改变。随着时期的发展,他们的思想不再被他人掌控,身体不再承受高压,内心越发轻松,言行逐步自由。特别是他们照相时把手中的“红宝书”换成随身携带的护照、存折、银行卡和退休证、养老保险证时,每一个人的笑容更加灿烂,神情更加从容。固然,这些看似幽默的元素,也给我的作品平增了讽刺意味。这次拍摄的人物,包括了各种各样的职业和多种人生经历,他们有人为了民族的复兴,随着共产党走南闯北、甘洒热血钢联资讯报导;有人为了国家的富强兴盛,高举毛泽东旗帜,奉献了最好的年华;有人秉持匹夫有责的信心,给党提意见,却承受了很多折磨;有人由于历史问题,连累9族,遭到极大的屈辱……今天,有人早已过上超英赶美的日子,有人仍然在为生计艰辛奔走,有人还在畅想未来……不管男女老少,都给我留下了深入的印象。

5年间,每当我扛着摄影器材前往天安门广场,总要被公安或武警盘查1番。特别是在奥运前夕,广场的4面8方1夜之间装满了安检装备,从此进入广场就和坐飞机1样,必须排队接受全面的安全检查。加上本次拍摄我选择了胶片,所以不能经过X光的照耀,每次安检都要费尽口舌,要求安检人员手检我的胶片和相干器材。不管是安检,还是拍摄进程,如果遇到好说话的警察,随意看看我的行头便示意让我通过,如果碰上叫真的主儿,常常要把大包小包翻个底儿朝天才算了事。其实为了便于拍摄,真想和他们打成1片,但天安门分局的警察1年4季都在该地区转圈执勤,即便混得脸儿熟,1年都难得见上几面,很难成为朋友。几年来我在天安门广场唯1认识的警察就是喜欢摄影的王宗雨,每次见面他都伺机和我探讨摄影技术,每当别的公安和武警上来对我盘查,他便过来替我解围,惋惜后来他被调离天安门广场去了丰台工作。还有那些年轻的武警战士,纪律更加严明,他们常常面无表情、目不斜视,即便时间长了有个熟习的面孔知道我不是坏人,不轰我走,很快也会复员回家,所以要和他们长时间沟通和交换,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也是5年中让我感到最为烦恼的1件事,同时也让我体会到普通人做事的艰巨和困惑,好在凭着自己对摄影的执着和热忱,从未放弃。

为了保证这部作品集的影象素质,本次拍摄从头到尾我都采取了4×5的大画幅照相机,所以3脚架、冠布、测光表、单筒放大镜,都是必不可少的摄影器材。每当我把黑色的大相机装上3脚架对准天安门,然后再蒙上黑布半个身子钻进去调焦的时候,警察和武警立刻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问我是哪儿的,来干甚么?3脚架上的大家伙是照相机还是摄像机?为何把头蒙在黑布里?手里的测光表是甚么仪器?用望远镜看甚么?来广场拍摄是甚么意图……面对他们1连串的问题,我总要解释不是摄像机,是照相机……蒙在黑布里不干别的,是调焦距……不算仪器,是测光表……不是望远镜,是调焦用的放大镜……我是摄影师,没有甚么别的意图,只是拍着玩……要是说采访,作为个人行动,我既没有天安门管委会的采访批文,也没有照相摊位的营业执照,根本没有资历在此行事。特别我的相机过大,每次拍摄都会吸引很多游客围观,而且不停地有人问我照1张多少钱?当时能取吗?面对这类问话,我总要无奈地重复:“我不是照相的!你们快走吧!!”否则聚集的人1多,公安和武警立刻又会过来轰我,包括巡查的城管人员也极可能把我当做无照经营的黑摄影师,没收我的器材。为了完成这部作品,5年间我艰巨地对付各种外来干扰,送走1批又1批转业兵和许多退休的老警察、老城管。

在这个最为敏感的地区采访拍摄,我曾遇上过许多故事,有的触目惊心,有的荒谬非常即载荷值;同时。记得2007年8月16日那天中午,天安门广场突然产生了1起“爆竹事件”,1阵剧烈的鞭炮声,迅速招来几10名警察和好几辆警车,东北角的游客全都被突如其来的鞭炮声吸引到那股浓浓的烟雾下。地上的鞭炮皮被腰挂警棍、手持部份材料的伸长率可在1000%之上对讲机的警察包围得严严实实,他们又是给鞭炮皮拍照、又是录相,放炮的1对中年男女也被警察迅速带上警车。当我拍完照片凑上去看热烈的时候,只听旁边1位游客说:“夫妻俩是从外地来的,听说他们的孩子考上北京大学了,来北京送孩子,顺手放了1串鞭炮庆祝孩子上大学。”听了这句话,我不由地笑了,多么质朴的父母!或许他们是在兑现自己的诺言,或许他们心目中没有比天安门广场更加庄严的地方,所以选择来到祖国的心脏和最为神圣的地方,为孩子的成功点燃震天响的鞭炮,这也合乎常理。

最近,当我完成这组照片以后,国内外数10家媒体要求对我进行专访,还有没有数媒体纷纭转发这些照片。有人自发为这组照片撰写文章,有人根据这组照片创作了1首首长诗,有人要求出资举行展览,有人提出免费为我印制画册……引发了1系列照片背后的故事。这些照片虽然没有甚么抽象的概念和难以理解的艺术语言,但通过媒体范围显现,却让很多人产生了共鸣,并且在社会上引发很大反响,也彰显了影象的气力。在我看来,这些具有时期特点的影象对照,不但展现了新中国60年的文明与进步,也体现了1个国家巨大的历史变迁,同时还显现出1个民族、1个时期的岁月沧桑和发展进程。其实这些客观的变化已不是某个人的命运转变和生命进程,而是成为中国公民共同的经历和记忆。